HP 我們的Black(六)

  “Salazar·Slytherin的魔杖杖芯中的蛇妖角和Mr.Black手上的魔杖杖芯中的蛇妖角是同一只蛇妖。”
  “Merlin!那是Slytherin!”Lucius驚訝说道。
  “多少加隆?”
  “14加隆,Mr.Black。”
  之后Lucius找到一枝魔杖,十八英寸长,榆木,龙神经, 這支魔杖的杖柄是一頭龍很适合Lucius。
  几天后,9月1日,Platform 9¾,“去到Hogwarts你要小心一点,你的兩個堂姐會好好照顧你。”Orion撫摸著Camelopardalolis的头说道。
  “这里有些曲奇,和你两个堂姐、Lucius他分享,知不知道?”Walburga说道。
  “知道了父亲、母亲。”Camelopardalolis说道。
  “唉,想不到Cam你现在也这么大了,记得你当时刚刚出生是这么的小,但你的魔力就强大无比。”Orion回忆Camelopardalolis刚刚出生的情况说道。
  “…Daddy。”
  其实Orion也只是是一名父亲,但他作为父亲之前是Knights of Walpurgis,效忠Voldemort,其次是Black家族的家主,最后才是Camelopardalolis、Sirius和Regulus的父亲。
  “Orion叔叔、Walburga嬸嬸您们好。”Lucius说道。
  “Lucius, 我的兒子就麻煩你好好照顧。”Walburga说道。
  “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Cam他。”Lucius微笑说道。
  “姨妈,應該是我們這些堂姐好好照顧Cam。”Bellatrix说道。
  “Camelopardalolis記得預習功課,身為Black家族的繼承人,你一定要努力才行。Walburga溫柔的笑了说道。
  “我明白,母親。我會是一個優秀的Black,在未來,我一定會跟隨Lord,帶領家族走向輝煌!”Camelopardalolis恭敬且堅定的说道。
  Orion欣慰的笑了,伸手溫柔的撫摸Camelopardalolis的頭髮:“我知道你一直很懂事,親愛的Camelopardalolis。但是這一切不會讓你一個人扛,Black家族永遠是你的後盾。”
  “哥哥,我们也會幫你的。”Sirius用那糯糯的童音,表達了他的決定。
  Camelopardalolis聽了直接上手揉亂了Sirius他們的頭髮。
  “对了父亲,Lord他…”Camelopardalolis有些少疑問说道。
  “Lord, 他的情緒最近有些不穩定。”Orion沉默了一會说道。
  “Lord…”Camelopardalolis 摸自己左臂的The Dark Mark,輕聲說道。
  Lucius咬了咬嘴唇,看著Camelopardalolis,心想:“Cam他好像很重视Lord,该死的,为什么会有两个程咬金。”
  这个时候,火车发出了声音。
  “时间到了,上车吧!”Orion说道。
  “父亲、母亲。”Camelopardalolis回头一看Orion、Walburga。
  “唔?”
  “I will miss they。”Camelopardalolis说完就进入车厢。
  “Me too,Son。”Orion、Walburga轻轻说道。
  看著火车行驶,消失得无影无踪, 由慈愛的目光轉回冷酷無情,才透过门鑰匙回來12 Grimmauld Place。
  “Bellatrix堂姐你們今年是不是Slytherin二、三年級的首席?”Camelopardalolis说道。
  “當然是,怎麼了?”Andromeda吃着曲奇说道。
  “在昨日我和Cam商討誰做一年級首席, 我決定最後讓Cam做首席。”Lucius说道。
  “我記得你父親在進入Hogwarts好像在一至七年級,都是做首席。”Bellatrix说道。
  “雖然是這樣,但是自從Cam的出生, 你們black家族一直深受Lord的宠爱, 所以我認為由Cam做一年級首席是最適合。”Lucius说道。
  “我相信其他貴族都很同意我做一年級首席。”Camelopardalolis说道。
  “的确是,Cam你是伟大的Lord身边红人, 他們一定會讓你做首席。”Bellatrix说道。
  “扣扣。”
  突然響起的聲音打斷了這個車廂裏的交談,隨即是一個聽起來沉穩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不好意思,Slytherin四年级級長巡邏。”
  門被人從裏面拉開。
  “你們好, Bellatrix,Andromeda。” 一個矮而壯健 、面無表情的男生说道。
  “噢,Rdolphus, 原來今年是你負責巡邏。”Bellatrix说道。
  “是的, 想不到原来小Malfoy也在, 而這位必定是Lord身邊的大红人Camelopardalolis, 久仰大名, 你們好,我是Rdolphus·Lestrange是Slytherin四年級级長, 而這個是我的弟弟Rabasran·Lestrange同樣是今年入讀Hogwarts,Bellatrix 麻煩你替我照顧一下我的弟弟, 因為我要繼續巡邏。”Rdolphus说道。
  “當然是沒有問題。”Bellatrix挑了眉说道。
  “拜託。”Rdolphus說完之後繼續巡邏。
  “你好幾位,我是Rabasran·Lestrange。”Rabasran说道。
  “Lucius·Malfoy。”Lucius仰頭说道。
  “你好,我是Camelopardalolis·Black。”Camelopardalolis说道。
  “Merlin! 你就是Camelopardalolis, Lord身邊的紅人, 我一直都好仰望你們, 很想為Lord、Knights of Walpurgis出一分力!”Rabasran眼前一亮说道。
  “是嗎?”Camelopardalolis说道。
  “当然是! 我從小一直就聽你和Lord的事蹟! 我可以叫你做Cam吗?因為你的名字太長了。”Rabasran说道。
  “當然可以。”Camelopardalolis说道。
  “你真是一個很忠誠的小傢伙。”Bellatrix说道。
  “因為我一直是以純血和Slytherin而驕傲。”Rabasran说道。
  Bellatrix对Rabasran他產生了一種好感, 因為他是忠誠於Lord、Slytherin。
  “姐姐、Cam、Lucius还有Rabasran, 差不多到Hogwarts, 我們先換衣服。”
  當夜色漸漸降臨後, 這輛行駛了很長時間的列車終於停下來了。Camelopardalolis 他們跟在Bellatrix、 Andromeda的身後著人流一起下了火車。
  “這裏一年級新生跟著我!”
  粗啞的聲音響起,Camelopardalolis他們隨著聲音響起的方向看過去, 竟被那人超出常人的身高驚了下。
  “那个是?”
  “你說那個? 那個是Hogwarts的狩獵場看守,Rubeus·Hagrid, 一個混血巨人, 應該一早殺了他。”Bellatrix眼中帶了一絲瘋狂说道。
  “混血巨人? 我也有聽聞過在Lord讀書時期, 因為這個混血巨人養的蜘蛛殺了一個泥巴種, 原本是已經被人排擠,開除, 但那個Albus ·Dumbledore却留下他做獵場看守, 學校鑰匙保管员, 真是離譜。”Lucius说道。
  “谁是…”Hagrid開口似乎又說了什麼, 但是周圍的新生吵鬧的聲音掩蓋住了他的聲音, 於是他這次大聲了聲音說:“Camelopardalolis·Black、Lucius·Malfoy和Rabasran·Lestrange在哪裏?”
  “該死的混血种,居然直接叫我們的名字。”Rabasran说道。
  因為已經不是新生, 不需要再坐船的Bellatrix、Andromeda和Rdolphus準備上馬車。
  “好了你們也過去了否則會遲了入學儀式。”Andromeda说道。
  ……
  Camelopardalolis、Lucius、Rabasran和一個男生坐上小般,穿過深不見底的黑湖,  一直到新生們看見馬上矗在懸崖邊上, 塔尖林立的古老城堡時, 都不自覺地微微張大了嘴, 他就是Hogwarts。 突然有一陣風微微吹向Camelopardalolis, 看了看周圍卻不見有人感受了風。
  船隻靠了岸之後, 所有新生需要跟隨Hagrid走往Hogwarts。
  最大的橡木門緊閉著,而在這扇門後,就是他們要待上七年的學校。
  Hagrid敲了敲門 ,大門立即打開, 露出了站在門後的女人。
  她穿著翠綠色的長袍,頭髮輓在腦後, 緊抿著唇,看起來一臉嚴肅的樣子,讓她成功地鎮住了這一群還處於興奮中的新生們,原本嘰嘰喳喳特別吵鬧的新生們在這種表情下漸漸安靜了下來。
  似乎很滿意看到新生們不再吵鬧,女人點了點頭,終於開口。
  “歡迎你們來到Hogwarts。”
  新生們皆仰著頭看著她,微微屏息,面露緊張,女人繼續道,“你們可以稱呼我為Professor McGonagall。”
  她說完,轉身帶著新生們來到了一間很小的空屋裡,透過門,可以看到走廊上燈燈火通明,還有隱約的說話聲從門外飄進來,然而新生們的注意力都在Professor McGonagall身上,她正在說有關學院的事情。
  當她說到分院的事情時,新生們明顯更為緊張,甚至在她說完後響起了一陣極為明顯的吐氣聲,她的目光從新生們當中掃過,最後在Camelopardalolis他们身上明顯停留了幾秒才收回視線。
  “那麼,當那邊準備好後,我將會來通知你們,”Professor McGonagall說:“你們可以在此期間整理衣著,保持最好的狀態。”
  “記住,保持安靜。”
  Professor McGonagall轉身離去了,不過很顯然,新生們並沒有保持住絕對的安靜,對分院方法並不清楚的他們因緊張而忍不住和小夥伴胡亂猜測,而在等候期間,突然冒出的幽靈讓他們嚇了一跳。
  Professor McGonagall再次回來了。她帶著排成一列的新生們走出房間,穿過門廳,來到了一個空間廣闊的房子裡。
  而在他們踏進來時,坐在裡面裡的所有人都向他們看了過來,大部分的目光都帶著善意,和對新生們的好奇。
  而就在新生們小心而難掩激動地似乎觀察時,Professor McGonagall已經搬來了一個凳子,並且將一頂破舊的尖頂帽放在了上面。
  一個聲音突然響了起來:“你们也许觉得我不算漂亮,
  但千万不要以貌取人,
  如果你们能找到比我更漂亮的帽子,
  我可以把自己吃掉。 
  你们可以让你们的圆顶礼帽乌黑油亮,
  让你们的高顶丝帽光滑挺括,
  我可是Hogwarts测试用的魔帽,
  自然比你们的帽子高超出众。
  你们头脑里隐藏的任何念头,
都躲不过魔帽的金睛火眼,
戴上它试一下一吧,我会告诉你们,
  你们应该分到哪一所学院。
  你也许属于Gryffindor,
那里有埋藏在心底的勇敢,
他们的胆识、气魄和豪爽,
使Gryffindor出类拔萃;
  你也许属于Hufflepuff,
那里的人正直忠诚,
Hufflepuff的学子们坚忍诚实,
不畏惧艰辛的劳动;
  如果你头脑精明,
或许会进智慧的老Ravenclaw,
那些睿智博学的人,
总会在那里遇见他们的同道;
  也许你会进Slytherin,
也许你在这里交上真诚的朋友,
  但那些狡诈阴险之辈却会不惜一切手段,
去达到他们的目的。
  来戴上我吧!不必害怕!
  千万不要惊慌失措!
  在我的手里(尽管我连一只手也没有)你绝对安全
因为我是一顶会思想的魔帽!”
  當Sorting Hat不再開口時,Professor McGonagall向前站了一步,手裡拿著一張羊皮紙。
  “當我叫到誰的名字,誰就帶上帽子,坐到凳子上去。”Professor McGonagall說,然後念出了一個名字。
  “Adair·Smith。”
  一个黑色卷毛的男生奔奔跳跳走出去。
  “他一定是Gryffindor。”Lucius恥笑那个男生说道。
  “Gryffindor!”Sorting Hat说完之后,他随着Gryffindor的人的掌声,走去Gryffindor的长桌。
  “Alexander·White。”
  一个带著眼镜, 斯文的男孩走出去。
  “Ravenclaw!”
  Ravenclaw的人轻轻拍着手,欢迎那个男孩。 
  ……
  “Camelopardalolis·Black。”

评论

© 死神來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