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之Alva(四)(Wesker×OC)

  Rebecca也利用冰錐打開鎖住的門,然後來到車尾和Billy会合,兩個人又在一起了。
  在列車的尾部,Billy按下按鈕,幫助Rebecca拿到了鏈槍。然後兩個人來到了第三節車廂的尾部,利用鏈槍,Rebecca再次爬上了車頂。上到車頂後,Rebecca又發現了一個破洞,她又從破洞中跳了下去。
  在這裡,Rebecca找到了一個首飾盒,調查它後得到了文件包的另一塊鑰匙。回去和Billy会合,利用兩個鑰匙打開文件包,得到了打開車頭的id卡。來到車頭,忽然發現火車正在失控中,照這個速度行進下去,火車馬上就會脫軌的。
  刻不容緩,通過閱讀車頭上的文件,Billy和Rebecca兵分兩路,一個拿著車頭中拿到的磁卡去車尾,一個留在車頭,兩個人一起努力,終於拉下了剎車。  
  然而車速還是太快了,巨大的車體呼嘯著劃過,終於翻倒在一個陌生的地方。Billy翻身起來,還沒顧得上檢查一下自己的身體,便喊道:“Rebecca!你還好麼?”萬幸,從翻倒的車廂另一邊傳來了Rebecca的聲音:“沒關係,我還好。”兩個人相視一笑,攜手度過一道生死關讓彼此都拉近了不少的距離。他們整理了一下裝備,決定去尋找出口。  
  通過一個地下水道,爬上了一個梯子,他們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巨大的洋館之內--Umbrella的研究員培訓所。而在大廳中間立著的初代所長--Marcus的畫像,更是讓Rebecca感到不寒而慄,那詭異的面容竟好像是在火車上那變異的殭屍!難道兩者之間有什麼關係麼?
  “這個Umbrella公司,和這些怪物難道也有著什麼關係麼?”
  眾多的問號在Rebecca腦海中凝聚成結,一時也解不開。
  算了,還是先調查一下這個洋館再說吧。 
  在一樓右上角的房間裡,兩個人找到了一個惡魔之像,然後沿著伸下來的樓梯上到了二樓。打開反鎖著的門,來到了集會大廳。在集會大廳左下角的房間裡,找到了幻燈片A,又發現了一個升降梯,可是現在不能用,只好先去別的地方看看。在二樓大廳左下角的房間,找到了一個四角突起的工具,看來是用到那個升降梯上的,現在就去看看吧。
  又回到升降梯的房間,Billy用那個工具將Rebecca送到了三樓。
  經過三樓的平台,Rebecca來到了三樓一個相當大的房間,在水池中似乎壓著什麼,可是現在一個人沒有辦法拿,先去和比利回合吧。在大房間內有通往二樓的樓梯,從這裡下去二樓後,可以打開通往大廳的反鎖著的門,這樣就可以和Billy回合了,在旁邊的房間裡,Rebecca還找到了霰彈槍和一個天使像。在大廳二人會合後,再次來到三樓的大房間。
  這次有了Billy就好辦事多了,讓他搖動搖桿,將水池中的吊燈升起來,瑞貝卡跳下去,撿到了火鑰匙。
  忽然腳下的一陣動靜引起了Rebecca的注意,沒等她反應過來,一條巨大的蜈蚣從下水道猛地衝出來,將她纏得死死的。
  Rebecca直嚇得魂不附體,只能高聲叫道:“Billy,救命!”Billy聞聲急忙趕過來,拿起來福槍,幾槍幹掉了巨大的蜈蚣。  
  “你還好麼?”Billy不無關切地拉起倒在地上的Rebecca。  
  “沒關係,多謝。”Rebecca拍了拍身上的土,心裡面對這個救了她命的謀殺犯有了一絲異樣的感覺。
  得到了火鑰匙,可以去的地方更多了,先去二樓集會大廳左下角的房間。
  打開原來打不開的門,進到一個黑乎乎的房間內。
  先打開角上的燈,兩人發現壁爐上的鹿頭裝飾上似乎有什麼東西,於是將箱子推到壁爐附近,爬上去,拿到了一個指針。
  拿著指針去三樓左下角的房間,將指針裝到大鐘上,然後將鐘錶的指針調到8:15的位置,又打開了兩扇門的鎖。然後去一樓右邊的廚房,用火鑰匙打開房門,在裡面的房間內得到了火機油,Billy將它組合到自己的火機上,這下火機可以派得上用場了。
  馬上去二樓集會廳左下角的房間內,用火機打亮右手邊門旁的燈,兩個人便可以打開門了。
  在裡面的書房中,推開虛掩的書架,找到了一本書,打開調查它,在裡面發現了“天使之翼”。  
  兩個人再分別去二樓大廳右下角的房間和集會廳左下角的房間拿到兩張幻燈片,會合後去一樓左邊的放映室,將兩張幻燈片放入投影儀,得到了一張“MODISK”。
  拿著這個,去到二樓的集會廳電腦前使用,然後兩個人同時在十六張桌子前輸入密碼,三扇原來封住的大門被打開了。
  先就近去集會廳被打開的房間調查調查,在裡面的一個房間內,將地上的棋子推成桌子上棋盤的樣子,然後在桌子上得到了惡魔之書,打開調查一下,得到了“惡魔之翼”,這下,看來可以去二樓大廳的天平前了。
  來到二樓大廳,將原來得到的惡魔之像與天使之像分別裝上翅膀,然後放在天平上,大廳中間那副大大的所長畫像應聲開啟,兩個人打開了去往地下室的通道。  
  經過長長的通道,前方卻沒有路了,不過有一個通風管道看來能夠让Rebecca入去,也只好委屈Billy先做一下墊腳石了。
  Rebecca來到一個新的房間,裡面的設施讓她幾欲嘔吐--全都是血跡斑斑的刑具,到底這個Umbrella的真正面孔是什麼?他們到底在搞什麼鬼?Rebecca沒有辦法再思考下去,她發現了一個電源啟動裝置,按照說明書將電源調整到70,幾扇原來鎖著的門打開了。
  Rebecca抹抹額上的汗,長吁一口氣。
  然而她卻不知道,在未知的黑暗背後,一雙邪惡的眼睛正在凝視著她,在未知的黑暗背後,一個大大的陰謀正在實施中……
  正當Rebecca打算開門出去的時候,一個怪物突然出現,將她撲倒在地!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怪物啊,渾身長毛散發著惡臭,長長的獠牙……Rebecca急忙退後,試圖躲開怪物的進攻,可是腳底下忽然發生了坍塌,她掉了下去。
  Rebecca用盡全身的力氣抓住一根鋼筋,竭力不讓自己滑下去。
  可是,她感覺到力氣正一點點離自己的身體而去,十根手指如針刺一般的疼痛,她知道自己堅持不了多久了,所有的希望,只能依靠在還留在門外的Billy身上了。  
  正在通風口外留守的Billy聽到Rebecca的求救,刻不容緩地向事發地趕去。
  從一樓大廳右上角的門進去,Billy從另一個通道下到了地下室。
  Billy不敢和路上的怪物進行過多的糾纏,他生怕Rebecca那邊出了什麼不可想像的意外。  
  Rebecca漸地支持不住了,感覺到自己再也沒有力氣堅持下去,正當她要放棄的時候,一隻強而有力的大手抓住了她的手腕--Billy終於趕到了。  
  “謝謝你,Billy。”Rebecca望著躺在地上氣喘吁吁的Billy說道。  
  “這沒什麼,我只不過是遵守我們互相協助的約定罷了。”Billy站起身,沒有絲毫感情的說道,但是Rebecca還是在他的眼中發現了什麼,真的是一個思與行不一致的傢伙呢。  
  忽然,Rebecca腰間的對講機忽然響了起來:“Rebecca,你發現了Billy那傢伙的蹤跡了麼“”  
  Rebecca望了站在身邊的Billy一眼,急忙回答:“啊啊,還沒有!我會繼續尋找的……”
  畢竟,說謊還不是她的長項,看到Billy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更是讓她臉像火燒一樣,不等Enrico回話,她急忙關掉了對講機。  
  “這是我第一次出任務,就好像不能完成了呢。”Rebecca看著側著頭Billy笑著說,“但是,Billy,我想讓你告訴我真相。” 
  “真相?你所看到的不就是真相麼。”Billy似乎不想再做什麼解釋。  
  “不對!你的眼睛,那絕對不是一個謀殺犯的眼睛,絕對不是一個能殺23個人的冷血殺手的眼睛!”Rebecca的聲音漸漸大了起來,她認真地盯著Billy的臉,似乎試圖在上面能看出真相。  
  Billy沉吟了一會,終於告訴了Rebecca所謂的“謀殺”:“當時他和一小組人在非洲執行任務,路上的環境,疾病,死了很多同伴,只剩下四人。”
  到達目的地後,發現情報出現了誤差,他們找到的只是一個村落……隊長不甘心就這麼走了,於是開始濫殺無辜。

评论

© 死神來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