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之Alva(一)(Wesker×OC)

  “1981年一对平凡得不平凡的夫妇在3月3日的清晨迎接了一个新生命,兄妹俩有了一个新伙伴,可惜这个是一个拥有双性性别的新生命,夫妇他们决定将新生命当做男孩来抚养。那年哥哥八岁,姊姊两岁,他零岁。
  1984年3月3日,他和家人在Raccon City游乐园失踪,那年哥哥十一岁,姊姊五岁,他三岁。
  1988年3月5日,美国New York City的Umbrella研究所遭到爆炸,没有人生还,政府没有深入调查。 
     那年哥哥十五岁,姊姊九岁,他七岁。
     1998年哥哥二十五岁,姊姊十九岁,他十七岁,可惜一次车祸当中夫妇他们意外去世,只剩下那对兄妹和生死未卜的他。”
  1998年1月25日,美国Raccon City警察局中S.T.A.R.S.特種部隊。
  “Hi,我是被S.T.A.R.S.特種部隊Alpha Team中的队长Albert Wesker邀请过去的Chris·Redfield。”一个拥有直立的頭髮、消瘦但不枯瘦的臉型和他隊服左肩上,為其心愛的軍刀特質的口袋,他都表現出年輕、活力充沛的個性。
  “Chris·Redfield?噢!你就是那个美國空軍的那个經驗豐富的飛行員,負責探查及確認敵人行動的工作,但因與長官不合而離開,最终来到S.T.A.R.S.特種部隊。我说得没有错吧!”身穿鲜蓝色制服和棕色齐装发型的女子說道。
  “额,你怎会知道?”Chris·Redfield說道。
  “因為这份文件已经说明了一切,Chris·Redfield,欢迎来到S.T.A.R.S.。我叫Jill.Valentine,你可以叫我Jill或者Valentine。”Jill·Valentine握手說道。
  “Chris,你叫我Chris吧”Chris握手說道。
  “Chris!亲爱的Bro,Long time no see!”
  “Barry!真是很久不见!”Chris抱著Barry·Burton說道。
  “haha!我想不到你居然会被Wesker邀请入来S.T.A.R.S.,希望你不要像空军那时这样,没到一年就离开。”Barry說道。
  “Barry·Burton!”
  “我想我自己挑选的人是没错的,Barry。Chris欢迎你加入S.T.A.R.S.,我将会是你在Alpha Team的上司Wesker,之前在电话上说过。”一个相当的cool,看起来相当威严,他的标志是那付使他看起来不易接近的墨镜。他制服外穿一件战术背心,上面有放置弹药的口袋,无线接受器在他左面的胸口。在他的左腿带上,有一把他自己设置过的武士之刃。他正是Alpha Team的队长Albert·Wesker。
  “Hi,Wesker。”
  “Barry,你先輔助Chris一些关于这里的規矩,我现在有事情先走。”Wesker目无表情看著Barry。
  “系。”
  “Barry,为什么他在室内都要带墨镜?”Chris看著Wesker离开Raccon City警局后,问着Barry。
  “啊!这个是Raccon City警局十大谜团中第一大。” Barry用詠叹调說道。
  “Barry,认真呢!”Chris无言的表示。
  “是不是十大谜团我就不知道,不过Chris你是新人要请食下午茶。”Jill說道。
  “啊?下午茶?可是我的妹妹她为我们做了下午茶。”Chris拿出几个饭盒出来。
  “这些都是Clarie做出来?真是漂亮。”Barry看著饭盒說道。“当然她是我的妹妹!”Chris骄傲說道。
  “妹控发作。”
  “好好味!你妹妹真是天才!”Jill试吃一口說道。
  “好吃的话,吃多点。”Chris对著Jill說道。
  “咦?好像好好吃的样子。”
  “真的!好像艺术品一样。”
  “Joseph,Brad。你们回来啊!他是新人Chris·Redfield,这些全部都是他妹妹做的。”Jill說道。
  “Hi,Joseph,Brad。我是Chris,之后请你们关照。”Chris互相拥抱对方說道。
  “怎会呢,我们应该要请你关照,我叫Brad·Vickers,你可以叫我Brad。”Brad說道。
  “而我叫Joseph·Frost,叫我Joseph吧!Chris。Joseph說道。
  “好了!自我介绍就完了。Chris,你跟我过来,我要'好好'的'辅助'你。”Barry拉著Chris衣领說道。
  “Wait!Barry!”
  啪!
  “Chris你掉了银包。”Jill将银包交回Chris途中,有一幅照片掉了下来。
  “这幅照片是?”照片中是有一个家庭,男的斯文,女的贤慧。还有三个小孩。
  “他们是我父母,这个是我,这个是Clarie,而这个是Clement,我的弟弟或者妹妹。”Chris指自己和Clarie中間的一個约三岁的孩子說道。
  “弟弟或者妹妹?这什么意思?”Jill好奇问Chris。
  “是双性人。”
  “双性人?啊!我在书中看过双性人是指生殖器官、性激素或基因與典型男女不同的人。是同时拥有男女的性器官。”Brad說道。
  “是的,所以我们从小就很宠爱Clement他。令他从小就不要因自己的性别而感到自悲,你们要知道双性人是很敏感,不过我们当他是男孩。”Chris說道。
  “那Clement现在怎样?”Joseph问Chris。
  “他在三岁时失踪了,这幅照片是我们最后一次拍摄的,是我们最后一次陪他度过生日,一开始父母他们都有在美国全部地方找过可惜就是没有消息,他们都有找了其他人帮助,但结果都是一样,他已经十七岁。”Chris闭着眼,回想当年。
  “Sorry,bro令你回想不愉快的回忆。”Barry带着抱歉的语气說道。
  “不要说道歉嘛!已经这么多年。”Chris拍拍Barry肩膀說道。
  “Chris你有没有放弃?”Jill问Chris。
  “当然没有!他是我们The Redfield的人!”Chris用着坚定的眼神去代表一切。
  “好了,不要再说伤心事了,Chris,我介绍Brvao Team的成员给你,虽然他们还没回来。”Barry吸了一口烟說道。
  “Barry!我说了多少次!不要在这里吸烟!Wesker准许你,可是我不淮许!”
  “shit,Enrico,这么快回来。”Barry赶快把烟掉落地上,然后踏了几步。
  “这位Brvao Team的队长,他叫Enrico·Marini。最讨厌Barry在这里吸烟。”Brad对着Chris說道。
  “后面那几个是Brvao Team成员:最左边是Richard·Aiken,左边是Kenneth·J·Sullivan,右边是Edawrd·Deway,最右边是Forest·Spyer。”Joseph踏着Chris肩膀說道
  “唔?是新人?”Enrico看着Chris說道。
  “额!你们好!我叫Chris·Redfield。”
  “我叫Richard·Aiken,叫我Richard行了。”Richard說道。
  “Hi,Richard。”
  “Kenneth·J·Sullivan,你好。”Kenneth說道。
  “Hi Kenneth。”
  “Edawrd,Edawrd·Deway。”Edawrd說道。
  “Hi Edawrd。”
  “Forest·Spyer,你好新人。”Forest說道。
  “Hi Forest。”
  但是这种场面却在六个月后永远结束。
  ……
  Raccon City,Umbrella秘密研究所。
  “Albert。你回來啊。”一個擁有一頭漂亮的如同海帶紋路的黑長发裹带着一丝银色,精緻的五官,沒有一絲血色的蒼白膚色,身高大约只有160左右,左眼带着一丝光泽的蓝眼睛,右眼则没有带着一丝光泽的红眼睛,弱小的小身板好像随时被风吹倒。
  “My Dear Alva,为什么要在门口等我?”Wesker轻抚Alva的长发說道。
  “因为我想在门口等你,就像妻子等着丈夫回来。”Alva抱著Wesker說道。
  “是么,可是我怕你的身子会…”
  “什么嘛!我可是Alva·Wesker!不会像你和Alex姐姐说的这么弱小。”Alva鼓起脸。
  “糸,糸,你不是弱小,My lover。”Wesker吻了吻Alva說道。
  “哈哈!很痕,Albert别闹了。”

评论
热度 ( 1 )

© 死神來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