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礽)what makes you beautiful(十)

    “当我去到英国已经有十三年,最近才回来。”炎立夏说道。
  “……那你一定很孤单。”康雍禛说道。
  “孤单吗?多多少少也会有的,但为了接受治疗,我没有办法。”炎立夏说道。
  “辛苦你了。”康雍禛抱着炎立夏说道。
  “Ar,其实都不算辛苦。”炎立夏说道。
  “…对不起。”康雍禛微微说道。
  “Um?”
  “好了,我是时候走。”康雍禛说道。
  “对了,我想说在我昏迷不醒前,我发了一场梦。”炎立夏说道。
  “梦?什么梦。”康雍禛疑惑的说道。
  “我见到一个身穿龙袍的人。”炎立夏说道。
  “龙袍?!”康雍禛惊讶的说道。
  “唔,他说什么唔我不认得了。”炎立夏皱眉说道。
  “那个皇帝除了身穿龙袍,还有什么!”康雍禛激动说道,心想:难道他…
  “我不知道,我想不到!”炎立夏说道。
  “那你好好休息吧!我明天才探望你。”康雍禛说完走出病房。
  “他是二哥吗?还是不是?梦到穿龙袍的男人?究竟是谁?”康雍禛说道。
  “雍正!”
  “九弟。”
  “别叫我九弟,听到我觉得恶心!”杨禟说道。
  康雍禛苦笑“那你想我如何称呼你?”
  杨禟想了想:“杨禟。”
  “好的,杨禟,那你找我有什么事?”康雍禛说道。
  “我告诉给你听炎立夏现在的状况。”杨禟从公文袋中拿出一份关于炎立夏的报告,康雍禛,说道。
  “唔,看来情况真的很坏。”康雍禛看完后说道。
  “他的脑部恶性肿瘤愈来愈严重,当它旷大便会压着脑部神经线,迟些就会变成植物人,到时后炎陽一家不会放过我们,因为我听过炎立夏等到炎陽退位才上位成为新一代董事长。”杨禟说道。
  “我不会让他成为植物人。”康雍禛皱眉说道。“绝对不会!”
  杨禟看着康雍禛,不知道想什么。
  “唉,好吧!我要继续做其他东西,我先走,另外,皇阿瑪找你,他想询问炎立夏的情况,可能是因为炎立夏和二哥一样样子,才这么关心。”杨禟在门口说道。
  “喂!皇阿瑪,关于炎立夏的情况,我回家才和你说。”康雍禛说道。
  一个星期后,
  康雍禛工作的房间内,
  “病人情况好了很多,现在可以出院,但还需要定期覆诊,每半月来一次。”康雍禛对炎裕他们说道。
  “麻烦你了,医生。”炎立春淡淡微笑说道。
  “二叔,我现在出院,我能回集团工作吗?”炎立夏望着炎裕说道。
  “不行!你要回家休养!”炎裕说道。
  “可是,半个月后就是清代的展览,现在只有文森搞定它,会不行的,他太辛苦!”炎立夏说道。
  “不行!”炎裕坚持的说道。
  “二叔!大哥,帮帮我求二叔。”炎立夏哀求说道。
  “立夏,二叔说得没错,你现在主要的是回家休息。”炎立春说道。
  “大哥你!”炎立夏想不到炎立春这样说,因为在小时候是炎立春替炎立夏说话。
  “em,其实你们不用再争吵,现在只耍要定期覆诊就行。”康雍禛不想再看他们的闹剧说道。
  “二叔,大哥,医生都说没有问题。”炎立夏拖着炎裕的手说道。
  炎裕看了看康雍禛的眼睛:信我二伯!
  “好吧!既然医生都这样说,就让你回集团。”炎裕说道。
  “谢谢!二叔!”炎立夏说道。
  “谢谢你。”炎立夏向康雍禛做口型说道。
  “不用谢。”康雍禛微笑向炎立夏做口型说道。
  “我会和父亲,大哥说说。”炎裕补充一句。
  北京,炎氏集团。
  “立夏!你没有事吗?”文森冲向炎立夏面前说道。
  “没有事了,只是要定期覆诊就行。”炎立夏说道。
  “那就好了,吓死我。”文森说道。
  “文森,在展览中我想了一个办法,我需要你帮忙。”炎立夏说道。
@晏七公子

评论 ( 2 )
热度 ( 3 )

© 死神來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