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礽)what make you beautiful(九)

“二叔?”炎立夏说道。
  “立夏,我知道你对于这件事是有很大的打击。”炎裕说道。
  “二叔,我不知道我该如何。”炎立夏说道。
  “立夏,你知不知道你的肿瘤是恶性?”炎裕说道。
  “是恶性?”炎立夏说道。
  “是的,立夏你要接受肿瘤是恶性。”炎裕说道。
  “哈哈,有些小难接受。”炎立夏说道。
  “立夏,不要放弃,二叔我找了两个医生帮助你,不用很多年,你会没事。”炎裕摸着炎立夏的头说道。
  “真的吗?”炎立夏说道。
  “当然!二叔有骗过你吗?”炎裕说道。
  “没有。”炎立夏说道。
  “那我请他们进来好不好?”炎裕说道。
  “好。”炎立夏说道。
  “进来吧!你们。”炎裕打开门说道。
  “你们好!”康雍禛、楊禟齐声说道。
  “你们好。”炎立夏说道。
  “我是康雍禛,是你这次脑科医生。”康雍禛说道。
  “我是楊禟,是你这次心理医生。”楊禟说道。
  “心理?不是只有脑部有…”炎立夏说道。
  “立夏,复发了。”炎立春说道。
  “复发?不会吧?怎么可能?”炎立夏脸色苍白的说道。
  “立夏二哥!你没事吧!”
  “是立秋,立冬和扉奈?你们不是在香港吗?”炎裕说道。
  “二叔,我们太擔心二哥先来。”炎扉奈说道。
  “你们不需要上课?”炎立春皱眉说道。
  “Of course!是要的!不过二哥遇上这件事,我们做弟弟妹妹怎会放心。”炎立冬说道。
  “你们!”炎裕说道。
  “Oh my god,算了,我让你们留下。不过今天己经过了探病时间,你们跟我们回去,一个星期。”炎立春说道。
  “多谢大哥!”
  “二叔有什么问题吗?”炎立春说道。
  “唉!你!没有了!走吧!交给你们。”炎裕说完便走了。
  康雍禛、楊禟点头示意。
  整个病房只剩下三人。
  “我先回去工作。”楊禟打破宁静的病房说道。
  “唔。”康雍禛说道。
  楊禟走后。
  “你口干吗?”康雍禛说道。
  “不。”炎立夏说道。
  “那我先去工作,你好好休息吧!”康雍禛说道。
  “唔。”炎立夏说道。
  ……
  “奇怪?文件在哪?在病房吗?回去看看。”康雍禛回到工作台说道。
  康雍禛差不多去到病房时发现病房有一阵阵微弱的哭声。
  当康雍禛静静地打开房门,发现炎立夏坐在床上,蹲在膝盖发出低鸣哭声。
  “你怎么哭了?”康雍禛说道。
  “没什么。”炎立夏仍然蹲在膝盖说道。
  “你现在情绪不是很好,有什么事和我说吧!不要放在心上。”康雍禛坐在床边轻声说道。
  “你肯定不会和人说?”炎立夏说道。
  “当然!”康雍禛说道。
  “那就打钩。”炎立夏抬头,带起通红的眼睛说道。
  “打钩。”康雍禛轻笑说道,这炎立夏怎么会这样可爱。
  “其实,我在六岁那年一次贪玩,令我妈妈死在车祸中,我亲眼目见她为了保护而离开我们,我令爷爷失去好媳妇,我令爸爸失去好太太,我令二叔失去好嫂子,我令大哥、扉奈、立秋、立冬失去妈妈。”炎立夏说道。
  “……” 
  “我在那天之后,每天晚上都梦见我妈妈带着血回来。”炎立夏说道。
  “那你之后…”康雍禛说道。
  “之后我就开始自残和患上了心理阴影,直到有一次我在房间自残被爸爸发现,最后爸爸决定送我到英国。”炎立夏说道。
@晏七公子

评论 ( 3 )
热度 ( 3 )

© 死神來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