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礽)what makes you beautiful (一)

       現在是2017年,距離大清也有三百多年。

       我是雍正帝, 愛新覺羅.胤禛,在九龍奪嫡中勝者。

  我在這個繁華都市生活都有三年多了。記得自己在御書房批奏章,工作過勞而暴卒,其實我是去找二哥,愛新覺羅胤礽。

  一醒來並不是什麼孟婆,閻羅王等。而是一個距離大清三百多年的地方,不會有帝王,只有總理;不會有世襲制度,只有民主制度還有其他和大清不同的地方。

  而且,在這裏的有兩個大家族比政府還強的,一個姓炎,一個姓康。炎家是黑道世家,但也會做正當生意,現任家主炎陽,而康家是百分百做正當生意,現任家主康燁。

  大清卻被弘曆這小子,唉!我如何面對皇阿瑪和烈祖烈宗。

  但最離譜的是那個慈禧,大清變成這樣,她也負責,建設什麼花園。

  早知正會這樣,當初就不讓弘曆他繼位,如果是弘時…

  “康雍禛醫生,盛燁集團康燁董事長找你。” 護士說道。

  “知道了,請他進來吧!”雍正,不!應該是康雍禛,雍正早在三百多年前死去,現在這個是鼎鼎大名盛燁集團董事長康燁的兒子,也是腦科醫生,康雍禛。

  “兒臣胤禛參見皇阿瑪!”康雍禛恭敬的說道。

  “我說你多少次,不需如此多禮,都已經三年來到這裡了。”康燁,即是康熙帝,愛新覺羅.玄燁說道。

  “禮不可廢。”康雍禛睜大眼睛無辜的說道。

  “……算了!”康燁無言說道。

  “對了。不知皇阿瑪找兒臣什麼事?”康雍禛說道。

  “還末找到他?”康燁說道。

  “……三年了。”康雍禛說道。

  “呀!三年啊!原本想以為胤禔、胤祉、你、胤禩、胤禟、胤䄉、胤祥、胤禎他們重生在這裏,保成他…他還可以和我們一樣,結果。”康燁說道。

  “皇阿瑪,不要輕而放棄嘛,總有一天一定會找到二哥!”康雍禛說道。

  “啊!”康燁說道。

  ……

  炎家

  “二哥,吃早飯啊!”一把甜美的聲音在三樓的一間房間外面傳出來。

  “我知道啊!你先下去吧!我洗完澡就下來!”另一把男子聲音在房間裏的沖涼房傳出來。

  “那麼快點!爸爸他們等著,爸爸還說二哥你從英國回來,第一時間就不見爸爸,反而去洗澡,爸爸很傷心。”

  “扉奈,爸真的這樣說?”男子打開房間的門,露出雌雄莫辨的臉說道。

  “當然是真的,立夏二哥!”炎扉奈說道。

  “好啊!我們在不下去,爸他會上來的。”炎立夏說道。

  ……

  飯廳

  “立夏!終於下來啊!爸爸我等了很久!”一個大約三四十歲男人熊抱住炎立夏說道。

  “爸,立夏他的樣子很痛苦。”炎立夏和炎扉奈的哥哥炎立春平靜的說道。

  “噢!對不起立夏!”炎立春、炎立夏、炎扉奈的父親炎帝說道。

  “哥,謝了!”炎立夏微笑的說道。

  “嗯。”炎立春避避炎立夏的臉說道。

  “哥,為什麼要避開我呢?”炎立夏歪歪头說道。

  “我知道啊!立春哥一定是看見立夏二哥的美貌才避開!”炎立春、炎立夏和炎扉奈的弟弟雙胞胎哥哥炎立秋說道。

  “炎立秋!你說什麼!”炎立春失態的說道。

  “哇哇~立春哥失態了!“雙胞胎弟弟炎立冬說道。

  “你們!”炎立春說道。

  “好了!玩夠了嗎?趕緊你們不是要上班上學嗎?”炎立春他們的爺爺,炎家的家主炎陽說道。

  “爺爺,孫兒回來了。”炎立夏說道。

  “嗯。”炎陽說道。

  “爺爺,孫兒想進集團工作。”炎立夏說道。

  “可以。”炎陽說道。

  “但孫兒想由低層做起。”炎立夏說道。

  “立夏二哥,為什麼你不從高層做,反而要由低層做?”炎立冬疑問道。

  “因為我覺得進入集团,第一事情就和同事弄好关系,我并不想因為自己的身份而和同事弄好关系,这样会很令人生疏。”炎立夏說道。

  “我明白了,明天你就正式上班,叫立春教你集团的东西, 營業額等等。”炎陽說道。

  “谢谢爷爷!大哥明天麻烦你了!”炎立夏說道。


评论
热度 ( 2 )

© 死神來了 | Powered by LOFTER